当前位置:主页 > X维生活 >昔日家家自种自磨咖啡‧巴罗褪旧裳换新装 > 正文

昔日家家自种自磨咖啡‧巴罗褪旧裳换新装

发布:2020-07-15 热度:537℃


昔日家家自种自磨咖啡‧巴罗褪旧裳换新装许多男女常因不堪容貌衰老,而动手术以美容或整容还我娇颜,柔州居銮的巴罗小镇则是因为时代更迭及发展需要,而启动工程以改头换面。结果,当地的老店旧屋日渐减少,目前仅余的老警局、老戏院和老火车站也因此成了老居民缅怀往昔的最佳去处。大马是一个咖啡店无处不在的国度,正当世界各国的布尔乔亚阶层崇尚卡布奇诺、拿铁、摩卡、蓝山及玛琪雅朵等口味不同的咖啡时,大马除了与时并进推出这些咖啡,同时也自产别有风味的本土咖啡,如怡保特产白咖啡和市井小民爱喝的咖啡乌即是最佳代表。其实,早在怡保白咖啡享誉全马之前,柔州居銮的古老小镇――巴罗(Paloh)也曾是咖啡盛产地。当年,巴罗处处咖啡飘香,可说是名副其实的“咖啡镇”。巴罗,距离居銮约35公里、永平32公里左右,是一个以种植为主的小地方。在这个人口逐渐流失的小镇上,充斥着历经逾半世纪的老建筑物及游子怀念的传统家乡味美食。咖啡逐渐失宠旧时的巴罗,除了街市遍布咖啡店,同时家家户户都争相栽种咖啡树,使得当地一度出现家家门前都有咖啡树的奇景。也因此,早年的巴罗人多是自摘自晒自炒咖啡豆,然后再自磨咖啡粉,所以天天都得以饮用芳香迷人的美味咖啡。不过,随着油棕和橡胶的高经济作物“入侵”后,咖啡逐渐失宠,甚至逐步在巴罗销声匿迹,让人无从想像巴罗早年依靠咖啡崛起的盛况。儘管咖啡之香不再四处飘,但在巴罗的大街上,还有一家硕果仅存的海南咖啡茶室。这家已有82年历史的“岭南茶室”,在咖啡于巴罗盛行时期,也直接採用了当地咖啡来炮製非常醒神的海南咖啡,只可惜工业的发达,使传统的咖啡店也转而向厂家採购“现成”的咖啡粉,用劳力辛苦翻炒咖啡豆的情景早已消失了。自家製作咖椰整间店面从摆设到所提供的餐点都充满怀旧味道的岭南茶室,是不少上了年纪的巴罗人消磨时光的最佳场所。这家店的第三代“掌门人”黄家发已年届71岁,但每天仍精神奕奕地在店里穿梭。他最乐意跟人分享店内种类繁多的收集品,包括香烟盒、酒杯、咖啡杯、汽水瓶等等,每一件都包含了岭南茶室的过去,从旧物中回望历史,像是走入了时光隧道。当然,来到这里,总要叹上一杯海南咖啡。如果不嫌食物选择太少,就叫上最传统的咖椰麵包加两颗半生熟甘榜鸡蛋,还有别忘了嘱咐老闆,自家製作的咖椰一定要“涂多多”。“七十二家房客”难敌发展洪流巴罗虽小,老屋处处。由于当地发生过数次大火灾,镇貌起了些许变化,最可惜的就是超过80年历史的老店已被烧毁大半,所以,当地才会出现新旧店屋参半的情景。每当提起老屋老建筑,巴罗人就必定会重提“七十二家房客”一事。原来,早几年前,巴罗还存在着一户百年老屋。这座两层楼的木屋,上下层共有10间房,每一间房几乎住着不同人家,因此有“七十二家房客”的别称。古屋最特出的地方,就是有“八卦形”的屋顶,还有形成“五角形”的数扇窗口。无奈,2006年政府拟建设一条新路,古屋就这样被迫“牺牲”,更遗憾的是,5年后的今日,新路建设仍遥遥无期,古屋却已被拆除了大半,仅剩下毫无特色的平房。其实,当地有不少老建筑物,有的庆幸仍“活”着,有者则已让步于发展洪流,令人深感惋惜。老警局老戏院见证时代更迭在发展洪流中,不少老建筑物被“牺牲”掉,但也有一些庆幸留存下来。其中,坐落在街口正中央的巴罗警局,便是一栋自1930年以来即矗立至今的81岁老建筑物。巴罗区州议员何襄赞早前还宣称这座警局已被列为国家文化遗产,让重视古蹟者无不感到欣慰。另外,在巴罗大街上,还有一个令人当地人怀念不已的建筑,那就是一座外观设计上“很戏院”的老式戏院――京都戏院。巴罗京都戏院建于1955年,虽然它见证了当地影视娱乐演变的过程,但它最终也免不了遭更迭不辍的时代所淘汰。该戏院早年人头攒动的盛况,如今已变成“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巴罗人记忆中的消遣去处,早已成为一所荒废的建筑物。除了京都戏院,巴罗还有不少老建筑物,只不过,如今看得到的老屋,难保哪天不会因为发展而走入历史,或走入老居民脑海里的回忆长廊。老火车站满载欢聚离愁巴罗是居銮县内其中一个拥有火车站的小地方,这座火车站少说也有半个世纪的历史,载满许多离乡背井谋生的巴罗人的点点回忆。对那些往外发展多年的巴罗人来说,这个火车站充满着他们过年返乡时的喜悦与期待。由于巴罗地方小,平常火车班次也不多,但每逢週末或公共假日,就会一扫平日的清静。这样反差巨大的情景,也说明了巴罗是一个人口外流之地。从过去到现在,不少巴罗人为了寻求更多或更好的发展机会,选择离开家乡外出谋生。也因此,平常的工作日,在小镇内走动的就只有老人与小孩。一到假日,镇上才真正有点“人气”,因为年轻人都从新加坡、新山或吉隆坡这些大城市“回流”,火车更成了游子们较常选择的交通工具。因此,这个外表不起眼的火车驿站,承载着许多当地人的“乡愁”,日复日,年复年,至今不曾改变。通村道路九曲十八弯阻发展巴罗距离永平仅约32公里,发展步伐比起处在南北大道策略位置的永平,显然差了一大截,箇中原因或许与她那长约28公里的“九曲十八弯”通村道路,有一点关係。途经永平的热闹街区后,循着巴罗方向的指示牌前进,便行进了一条犹如云霄飞车的“轨道”。一路上,50度、70度,甚或是90度的转弯一一展现眼前,相当考验驾驶者的身手。幸好,路上车辆稀疏,没有上演危险超车的惊险画面。据了解,政府已拨款将一些弯度太大的路段拉直。一旦工程完毕,对巴罗人来说,不啻是一桩喜讯。一路的颠簸,在经过巴罗火车栅门后将告一个段落,巴罗最“热闹”的街区就立于眼前。事实上,这里所谓的热闹街区,来来去去也只有两条街――阿布峇卡路和天猛公路。和泉茶室火劫不灭滷鸭滷肉仍得人心对许多巴罗人来说,当地和泉茶室销售的卤鸭和卤肉,味道“甲天下”,因此,即使火魔摧毁茶室,但却“摧毁”不了巴罗人对卤鸭和卤肉的喜爱。今年7月3日,巴罗发生了一场开埠以来最大的火灾,一排约有80年历史的9间老店在大火中被烧毁。和泉茶室就是其中一间在这场大火中惨遭火魔焚毁的老店铺。卅多年的心血,在一个早上全数泡汤,茶室老闆夫妇郑和泉(54岁)与陈彩娣(52岁)有多幺心痛?但不幸中之大幸,店没了,厨艺还在。和泉茶室在大火后事隔3週,便在大街租下新店铺重新出发。记者到访当天,正是茶室重新开张的日子,店里络绎不绝来了许多熟客捧场,显见老闆的人缘不错,获得不少巴罗人的支持。外地客也来打包卤味其实,和泉茶室主要是卖杂菜饭,店里的卤鸭和卤肉仅是“配角”之一。不过,这个配角并非小咖,俨然已成为食客心中的首选。问老闆娘怎样煮出好吃的卤鸭和卤肉?她腼腆的只吐出两个字:“火候”。接着才说:“先用小火焖,大概一个多钟头就可以了。”她谦称,她的厨艺是从长辈那里学来的,一直以来都这样煮,也不晓得人家会喜欢的原因。也许是口耳相传,近来这一家的卤鸭和卤肉,不仅是巴罗人的最爱,连新加坡、麻坡和新山的远客,来到这里,也不忘外带几包回去。家乡味云吞麵战后始于阿伯之手在巴罗唯一的公市小贩中心卖云吞麵已有18年的莫秀兰(62岁),自製的云吞麵可说是不少巴罗人回忆中的家乡味。这家不挂招牌的云吞麵摊,有超过半个世纪的历史,但知道这段继承经过的人并不多。莫秀兰说,她卖麵的手艺,其实是从大嫂那里学来,而大嫂是向一位八十几岁的老人家拜师学艺,再传承下来的。“那位老伯好像在战后就开始卖麵,直到1974年,老伯有感自己年纪大,可能时日无多,才问我的大嫂是否有意继承他的手艺。”莫秀兰是于1993年,才从大嫂那里接下这个麵摊。由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係的人传下足以餬口的麵摊,尔今又有第四代人莫秀兰的儿子準备接掌,这段因缘说起来也挺奇妙。/副刊‧报导:张赛玉‧2011.09.0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