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X维生活 >【女人走天下‧四之二】搭顺风车露宿街头捡剩菜果腹汤萍清带80 > 正文

【女人走天下‧四之二】搭顺风车露宿街头捡剩菜果腹汤萍清带80

发布:2020-06-12 热度:753℃


【女人走天下‧四之二】搭顺风车露宿街头捡剩菜果腹汤萍清带80【女人走天下‧四之二】搭顺风车露宿街头捡剩菜果腹汤萍清带80【女人走天下‧四之二】搭顺风车露宿街头捡剩菜果腹汤萍清带80【女人走天下‧四之二】搭顺风车露宿街头捡剩菜果腹汤萍清带80【女人走天下‧四之二】搭顺风车露宿街头捡剩菜果腹汤萍清带80【女人走天下‧四之二】搭顺风车露宿街头捡剩菜果腹汤萍清带80

许多人热爱旅行,却常因预算不足裹足不前。来自吉隆坡的汤萍清同样热爱旅行,也同样预算有限,但阻止不了她强烈的游兴和游心,于是,她想方设法花13个月,到22个国家旅行。她当时只带200美元(约800令吉)展开横跨欧洲至亚洲的旅程。旅途中,她曾因身无分文露宿街头或留宿油站,甚至到垃圾桶捡剩菜果腹。她曾多次为搭顺风车旅行遭性骚扰,并曾路经恐怖活动频繁的伊朗和巴基斯坦交界的俾路支斯坦区域。虽然她经历许多苦不堪言和惊心动魄的旅程,但她依然觉得世界很美好,并计划未来继续到世界穷游。

以编剧为业的汤萍清(Petrina Thong)是喜欢单独旅行的30岁单身女郎。过去,她经常独自搭飞机或巴士去旅行。2015年,她决定挑战自己,尝试独自搭顺风车穷游欧洲和亚洲,她当时还是从消费甚高的欧洲国家瑞典展开旅程。

“无论男女,凡是单独旅行都会有一定的危险性。男性单独旅行可能会被抢劫,女性可能会被性侵或性骚扰。虽然我知道女性单独旅行有风险,但当时我想看看自己在手持200美元的情况下能走多远,于是背起行囊出发。”

顺风车司机要求性交易

出发前,她只是先买好机票和办理签证,并未仔细规划行程。“当时的想法是,在抵达瑞典后才顺着愿意让我搭顺风车的司机前往的路线展开行程,所以是打算走到哪就去哪里旅行,最后才返大马。”

2015年6月,她带着200美元的旅费及轻便的背包,就独自从吉隆坡搭乘飞机到瑞典的首都斯德哥尔摩。

接着,她先从瑞典搭顺风车到丹麦,然后路经德国、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斯洛伐克、匈牙利、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和意大利等国。

她从瑞典搭顺风车经过以上多个国家的旅程都很顺利,但当她搭乘顺风车离开意大利,再次路经斯洛维尼亚、克罗地亚,然后入境东南欧等地,包括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蒙特内哥罗、阿尔巴尼亚、科索沃、马其顿和保加尼亚等国家时,她开始频频遭遇司机向她索取性交易的困扰。

“虽然我在以上国家的高速公路或一般公路上伸出请求搭顺风车的手势时,一般15分钟左右就有司机停车让我搭顺风车。但我在东南欧多个国家召顺风车时,却有50%的司机在我上车后向我索取性交易,我都会坚决拒绝,请他们停车让我下车。如果他们不停车,我就开车门跳下车。当那些司机听到我要跳车时都会吓到,他们也都会停车让我下车。”

刚开始遇到这类司机时,她一度感到很害怕,但在经历多次后,她都会机警的想办法在交通灯显示红灯时跳下车自保。

由于她没有详细规划行程,一般上,她都是随着司机想去的方向,前往下一个可能会路经的国家。有时候,她则会在纸皮写上欲前往的城市名称,然后在路边等待司机让她搭顺风车。

向居民借宿 捡吃剩菜未中毒

由于汤萍清的美金200元旅费在旅程的3个月后用完,结果,她曾因身无分文而在油站、路边或树下旁搭帐篷过夜,有时候,她会遇到好心人请她到家里留宿。

“但欧洲入冬时天气太冷,我携带的唯一一件外套不足以御寒。于是,我多会向女居民探问能否让我入屋留宿,大部分善良的女居民都会答应我,让我不至于露宿街头。”

她披露,她初时曾羞于向他人开口借宿,当她发现欧洲人热心助人后,她在向他人借宿时便不再难以启齿。不过,她在离开前总是会尽力的表达谢意。

“有一段时间,我也因为身无分文,到垃圾桶捡他人丢弃的剩菜来果腹。每当我在当地居民住家门口看到有人丢弃剩菜或是装水的瓶子时,我都会捡来吃喝。但我多会到家有小孩的住家翻找垃圾桶里的食物,因为居民常把孩童吃不完的食物丢到垃圾桶。”

虽然她曾吃许多剩菜,但她没有因此而食物中毒。“我发现吃越多剩菜后,身体变得更强壮。在国外旅行的13个月从未生病。”

她续说,那段期间,她也常捡纸皮当床铺将就入睡。“这也让我深深体会流浪汉的处境,原来纸皮可以隔掉地上的寒气,让人睡得比较舒服,难怪流浪汉都会以纸皮当床铺。”

独自旅行易交新朋友

出发前,当汤萍清告诉母亲她想到欧洲旅行时,母亲一度担心她旅费不足。

“当时,我告诉母亲,我会在欧洲搭价钱便宜的巴士,母亲听后才让我出门。我抵达欧洲后,除了曾遇到一些心怀不轨的司机,其实我遇到更多的是善良和热心的司机,他们愿意让我无偿搭顺风车。此外,每当我到达有无线上网设备的地方时,我就会向家人报平安,过后,我也向家人坦承自己是以搭顺风车的方式旅行。母亲获知此事后,一再叮咛我注意安全,并祝我旅途平安。”

她认为,独自旅行的体验必定有别于团体旅行。“我喜欢一个人用比较长的时间旅行,因为很难找到陪伴我旅行长达一年的朋友。此外,独自旅行也可以让我在不同的国度认识新朋友。反之,若是与一群朋友结伴,就较少机会结识新朋友。”

她说,独自旅行的好处数之不尽,所以,她特别喜欢一个人的旅行。“我喜欢没规划就出门旅行,因为这会为我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收穫。”

持枪军人护送7800公里路程

汤萍清离开欧洲后,便从土耳其南下到伊朗,当她欲从伊朗入境巴基斯坦时,路经横跨伊朗、巴基斯坦及阿富汗南部的俾路支斯坦(Balochistan)区域,经历了一段惊心动魄的路程。

由于该区域是恐怖活动频繁发生的地区,加上当地人烟稀少,因此,当地军队并不允许她独自越过边境。

“当我準备越过俾路支斯坦区域时,每时每刻都有二至四名持枪军人护送我坐车越过该区域长达7800公里的路程。”

由于该区域横跨伊朗和巴基斯坦两国边境,因此,每当车子行驶一段路,军人便会再护送她换车前往下一段路。“每当换车时,只要我一下车,军人就会立刻护送我到另一辆车,因为他们担心一旦我暴露在外头,很可能会被枪击。”

她披露,由于一路上有军人护送,加上她没有听到任何枪击声,所以不觉得特别害怕。“反而是当他们尝试靠近我或摸我的头髮,并与我有肢体接触时,我才会感觉到很不自在和没有个人自由。”

由于路途遥远,当地军人期间也曾安排房间供她留宿。“当我在房里过夜时,军人会在我房门外驻守。然而,当局也在运送罪犯的过程中,把一些罪犯送到同一处的其他房间留宿,这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她在军人护送下花了大约48小时的时间从伊朗入境到巴基斯坦。由于这段路程充满挑战性,一路上没有看到其他女性,因此,她不鼓励女性旅人行经该区域。

险遭泰男攻击强暴

汤萍清离开巴基斯坦等国后,便取道印度入境泰国。当她即将回到我国的前一天,由于夜色已晚,她决定在泰国留宿,再于隔天返国,结果,这项决定却让她经历了一场午夜惊魂事件。

当晚,她遇到一名愿意让她入屋留宿的泰国男子,男子先向他的母亲和妻儿介绍她的身份后,再把她带到朋友的住家留宿。

当时,男子的朋友正整理房子,以腾出空间给她留宿,她在把背包放进房里后,就躺在地上闭目休息,结果,男子竟趁她休息时露出真面目,手持利器準备攻击她。

她连忙跑到房门外求救,但男子的朋友见状后却直接跑开。正当男子欲侵犯她时,她机警地提出要先到浴室洗澡,接着,她就藉机跑到隔邻求救,却发现隔邻居民不在。

“当时,我非常害怕,连忙往前直跑,并跑进一家便利店求救。店员马上帮我报警,后来,我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拿回背包并顺利回国。”

曾免费搭德士火车

2016年7月,风尘仆仆的汤萍清终于回到吉隆坡,她说,为期13个月的旅程让她深刻感受到女性单独旅行时将面对的险境和困境,不过,她也感受到各地居民对单身女游客的关怀和慷慨。

“我在旅途中也遇过不少载着小孩的女司机停车让我搭顺风车,我发现,女司机一般上较愿意让女游客搭顺风车,反之,她们未必愿意载男游客。我也曾在伊朗遇到一些好心的德士司机让我免费搭德士,还有在伊朗的火车站遇到友善的工作人员通融让我免费搭火车。”

她路经伊朗和土耳其等国家时,也因为口袋没钱而获得当地居民送食物果腹,让她感受到人情味。

“我发现在已发展国家,虽然环境相对上安全,但是当地人未必会给予旅人帮助。反而在发展中国家,虽然人民比较穷,但是他们都愿意向旅人伸出援手。我也发现因文化上的差异,一些国家的男性对女性比较不尊重。每当我发现有男性对我有不规矩的举动时,我都会说:‘请别踫我’,然后马上闪避到一旁,或用背包遮住身体部位以求自保。”

她认为,许多女性担心会遇到危险而不敢单独旅行,但她却极为享受。“这个世界并不像我们所想像的那幺可怕,世上还有许多友善的人,也有许多美丽的风景等待发掘。如果你相信自己可以做到,那就背起行囊去探索这美丽的世界吧。”

/刘楚珊.2017.11.08


相关推荐